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凝聚綠色發展的力量——新時代綠色礦山建設和創新發展論壇傳遞的重要信息
發布日期:2018-08-28 瀏覽次數: 字號:[ ]

8月17日至20日,蘭州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甘肅金徽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金徽礦業研究院在郭家溝鉛鋅礦聯合舉辦“新時代綠色礦山建設和創新發展論壇”。

主辦單位介紹,舉辦這個論壇,是按照甘肅省委省政府的工作部署,積極響應甘肅省國土資源廳綠色礦山建設的號召,總結分享綠色發展的經驗做法。

2018年7月9日,甘肅省委書記林鐸在《把礦山當景區來打造——甘肅金徽礦業的綠色發展實踐》新聞報道上批示:“可推廣經驗,樹立標桿,并予以宣傳。”

論壇現場

在此之前的6月底,甘肅省國土資源廳致綠色礦山院士行活動的賀信中稱,“金徽礦業公司是我省綠色礦山建設的典型。”

不到一個月時間,金徽礦業公司先后被甘肅省委書記、甘肅省國土資源廳以“標桿”“典型”予以肯定,被寄予了綠色發展使命擔當的厚望。

甘肅省屬經濟欠發達地區,綠色發展的任務尤為艱巨,要徹底清除“等有錢了再保護生態環境”等思想雜音,事實最有說服力。樹立金徽礦業綠色發展的典型,有利于成功經驗的推廣,讓綠色發展的道路直觀可見,有參照,有依據,以點帶面,集中連面,有利于推動全域綠色礦業發展。在此背景下,甘肅省省委書記的批示、甘肅省國土資源廳的賀信可謂恰逢其時。

論壇上,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趙家生,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安宜,中國工程院院士武強、湯中立,金徽礦業研究院院長張世新,蘭州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竇旭東等嘉賓出席了活動,并發表演講,分析了當前有色金屬形勢,并就建設綠色礦山建言獻策,真知灼見頻現亮點。

有色行業綠色礦山建設大有可為

趙家生介紹,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40年來,中國有色金屬工業持續快速發展,行業總量規模不斷擴大,全球影響力不斷提升,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斷提高。十種有色金屬產量由1978年的年產99.6萬噸增加到2017年的5501萬噸,增長了55.2倍;主營業務收入由1978年的84.3億元提高到2017年的5.6萬億元,是1978年的664倍,年均增長18.1%;有色金屬進口貿易額由1978年的5.1億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973.7億美元,增長190倍。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有色金屬工業快速發展,不僅產量、消費量、貿易量位居世界第一,而且技術和裝備水平也發生了質的飛躍。

據其介紹,今年上半年,我國有色金屬工業總體呈現平穩運行態勢,十種有色金屬產量同比增長3.2%,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1.3%。目前,我國常用有色金屬產量、消費量均已接近或超過世界總量的40%,有色金屬產量連續15年居世界第一位、消費量連續14年為世界首位。我國已成為全球有色金屬產量和消費量增長的主要推動力。

“我國有色金屬工業的發展,礦山建設和礦業開發是基礎。”趙家生表示,當前,隨著全球對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視,綠色發展、綜合利用、技術創新等已成為我國礦業開發的基本準則,綠色礦山理念包含的元素更為豐富。例如,郭家溝鉛鋅礦作為全國首批綠色工廠、甘肅省綠色礦山建設的典型,與傳統的山體裸露、機器轟鳴、粉塵肆虐的工業礦山相比,已有天壤之別。

“截至目前,全國共有661家礦山企業成為國家級綠色礦山試點單位,涉及煤炭、有色、冶金、黃金、化工、建材等行業,其中有色金屬礦山119家,占全國綠色礦山的17%,占全國各有色金屬礦山的3.5%,高于全國礦山平均水平。”趙家生認為,發展綠色礦業是建設有色金屬工業強國的必由之路。

 

綠色發展需了解資源稟賦特點

倡導綠色發展,首先需要了解我國的資源稟賦特點。“現在有‘去煤炭化’的說法,這是不清楚我國資源稟賦特點。”武強分析指出,我國一次能源,除了煤炭,可用于商業性大規模開采的主要有天然氣、原油、核電、水電及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等可再生新能源。2016年,我國天然氣、原油對外依賴度分別是40%、60%。我國核電的生產,雖然有先進的核電機組和發電技術,但缺乏作為原料的放射性鈾資源,鈾礦對外依賴已經高達85%,而且鈾礦作為核能的基礎原料,在很多國家屬于戰略性資源,而在我國核電只能作為補充性能源。理論上,我國水電蘊藏量豐富,但能實現經濟性開發的已基本完畢,因種種原因,剩余量已有限,因此也沒有太多的可開發空間。其他像風能、太陽能、地熱能等可再生新能源的產量,折合標煤大約總共只有1億噸。

“綜上所述,煤炭與其他非煤能源可進行商業性大規模開采的一次性能源之和的比例大約是25.2∶7.5。”武強說,煤炭在我國一次能源的比例占到70%,預計本世紀中葉這個比例也仍將有50%左右。我國資源稟賦特點是“缺油、少氣、貧鈾、相對富煤”,所以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還離不開煤炭。

開源節流破解能源供應難題

武強介紹稱,我國GDP總量已排名世界第二,需要巨大能源作為保障。我國人口眾多,人均能耗低,社會要不斷發展,能源需求將會越來越大。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2050年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為實現這些目標,我國人均一次能源消費量至少要比2011年翻一倍。此外,我國能源供應還有來自氣候變化的壓力,根據《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我國計劃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峰值,并將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20%左右。

那么,在我國“缺油、少氣、貧鈾、相對富煤”的資源稟賦條件下,如何解決國家發展與能源供給短缺、生態環境保護、氣候變化壓力相互之間的矛盾與沖突?武強表示,沒有“靈丹妙藥”,解決方法只有開源和節流,以及打造我國主體能源。開源,擴大煤層氣、頁巖氣等非常規天然氣的地面開發和井下抽采,加大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潮汐能和海洋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力度,加大氫能等清潔能源的開發利用,未來商業開發天然氣水合物、干熱巖等。節流,一是降低單位GDP能耗,2016年美國單位GDP能耗是1.8噸標煤/萬美元,中國則是美國的兩倍多,達到了3.7噸標煤/萬美元。隨著科學技術進步,我國提高能效還有相當大的空間。二是實現能源供給與消費的精準配置。目前,供暖方式是大城市靠燃氣、小城市和農村燒煤。煤炭和天然氣燃燒溫度高,屬于高品位能源,而建筑物供熱制冷僅需低品位能源即可解決,這就造成了高品位能源的極大浪費,用淺層地熱能代替天然氣和煤炭供熱制冷,實現能源供給與消費的精準配置。三是實現光伏建筑一體化,將太陽能發電產品集成到建筑物上。除此之外,升級我國煤炭工業,解決煤炭資源開發生產過程中綠色化、安全化、職業健康、回采率等問題,同時解決煤炭資源消費利用過程中清潔化、低碳化等問題。

榜樣的力量激勵綠色發展

此外,綠色礦山建設也是破解國家發展與能源供給短缺、生態環境保護相互之間矛盾的另一條途徑。榜樣的力量最能堅定建設綠色礦山的信心、決心,也最能鼓舞綠色礦山建設的干勁。

郭家溝鉛鋅礦作為節能環保型數字化綠色旅游礦山,是蘭州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與金徽礦業有限公司通過緊密合作,共同建設的綠色礦山的成功典范,凝聚了設計院所與礦山企業雙方共同的智慧,其模式為深化綠色礦山建設奠定了扎實基礎。

據金徽礦業研究院院長張世新介紹,建設前期,金徽礦業組織開發設計團隊歷時1年多,先后到國內外多家礦山企業和設備制造企業考察學習,在借鑒先進經驗的基礎上,確立了“世界一流的生態型、安全型、環保型、旅游型、數字化”的綠色礦山建設目標。

作為礦山設計單位的蘭州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我國有色系統八大設計院之一。“從項目籌備階段開始,就按照國家級綠色礦山標準,貫徹綠色發展理念,在設計工作中與企業密切配合。”該公司董事長竇旭東介紹說,公司在做強、做精、做優主業的同時,發揮技術優勢,借助中國節能環保集團有限公司在長江大保護污染治理中的主體平臺地位和作用,積極參與長江、嘉陵江流域污染治理,加快與中國地質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及各兄弟單位的戰略協同和業務對接。近幾年來,公司在土地復墾、礦山采空區治理、尾礦庫污染治理、城市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等方面加大技術創新和科技研發,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一批技術進步和創新成果應用在具體工程上,解決了重大工程的技術難題。

“在建設過程中,金徽礦業堅決貫徹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遵循‘以人為本、追求卓越、科技領先、服務社會’的企業宗旨,堅持依法辦礦、規范管理,把資源開發和技術創新、恢復治理、企地共建、關愛員工同步推進,努力實現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共贏。“張世新表示。

記者實地采訪時發現,許多參會者都驚嘆礦區優美的環境,綠樹青山、潺潺流水、水榭樓臺,儼然一處環境優美的風景區,用張世新的話說就是——“把礦區當景區來打造”。據了解,該礦采用先進的采、選技術路線,礦石中鉛、鋅、銀等有價元素得到了最大限度回收,其中鉛、鋅的回收率分別達到了92.1%、96.3%,鉛精礦中銀的回收率達到了91.8%,選礦綜合技術指標達到國內領先水平。工業用水全部循環利用,回水循環利用率達95%。他們不僅盡最大可能將資源開發對環境的擾動降到最小,而且盡最大可能解決職工的后顧之憂,讓職工安心工作、幸福工作,頗似“世外桃源”。有參會者驚嘆:“這簡直是綠色礦山的神話!”

建言獻策助力綠色礦業發展

論壇上,就礦山開發過程中的環境問題,武強認為,我國礦山環境問題類型劃分主要有三種方式,一是依據礦種類型和開發方式進行分類,礦山環境問題按照金屬礦、非金屬礦、石油和天然氣、煤礦、石材礦,以及露天開采和井工開采的方式進行分類。二是依據礦山開發階段進行分類,例如以新建礦山、生產礦山、閉坑礦山進行分類。三是依據礦山存在的問題性質進行分類,按照“三廢”、地面變形、沙漠化、水土流失等問題進行分類。

“礦山環境問題誘發占用與破壞土地資源、水資源損毀、礦山次生地質災害、自然地貌景觀與生態破壞等四大環境效應。”武強建議,礦山環境規劃與管理部門不僅要關注礦山環境問題的產生和分類,更應該關注問題所誘發的綜合環境效應,并防治、消除、減弱這些綜合環境效應。

就綠色礦山建設,趙家生表示,礦山回采率、選礦回收率、資源綜合利用率指標的高低,直接關系資源的充分利用,同時也反映出礦山開采、回收、綜合利用技術和企業經營的管理水平。加強典型經驗的宣傳推廣,擴大試點效果,推動更多企業開展綠色礦山創建活動,促進綠色礦山建設向縱深發展。同時,在國家級綠色礦山建設示范作用的帶動下,礦山企業結合自身實際,將資源的高效利用、保護環境、節能減排等作為核心任務,推進綠色礦山建設,形成上下聯動、共創綠色礦山的新局面。今后,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將加快先進技術的創新和推廣應用,支持綠色礦山相關共性技術的聯合攻關,不斷總結礦山企業在技術進步方面取得的經驗,篩選一批具有實用價值的技術在全行業推廣,促進礦山綠色發展。

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副總經理安宜說,中國節能環保集團有限公司是惟一一家以節能環保為主業的中央企業。韓正副總理在其主持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會議上,明確要求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在共抓長江大保護污染治理方面發揮主體平臺作用。他建議,綠色礦山建設要加大資金扶持力度,建立政策扶助機制,加強部門協調配合,綜合運用經濟、科技、法律、管理、市場等手段,強化科技支撐,落實具體措施,使綠色礦山建設工作取得更大成效;有關部門制定政策時,推進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調整,推動重點行業綜合整治,嚴格監督考核,完善法律制度并嚴格執法,深化區域協作,從建設之初就按標準進行,以實現可持續發展;加快綠色環保技術工藝裝備升級換代,加大礦山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力度,建立綠色礦業發展工作新機制;建立社會監督的綠色礦山建設工作體系,堅持綠色轉型與管理改革相互促進,激發礦山企業綠色發展的內生動力,完善配套激勵政策體系,構建綠色礦業發展長效機制。

新理念引領礦業綠色發展

“擁抱未來,從倡導綠色生活開始。”中國工程院院士湯中立在論壇上提出,資源勘查開發與生態環境保護協調管理,加強資源、環境、經濟等綜合研究,在制定目標上注重發展質量,用新理念、更高標準指導發展、規劃發展,實現綠色發展。綠色礦山建設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著力于科學、有序、合理的開發利用礦山資源,對其必然產生的污染、礦山地質災害、生態破壞失衡,最大限度地予以恢復治理或轉化創新。目前,我國礦業正處在產業結構調整與升級的關鍵期,機遇與挑戰并存。為做好綠色礦山建設工作,自然資源部門應積極推進綠色礦山建設試點和建立標準體系,研究出臺相關鼓勵支持政策,推進綠色礦山建設。

新時代為綠色礦業發展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自然資源部的成立,以及‘實現山水林田湖草整體保護、系統修復、綜合治理’的終極目標,為綠色礦業發展提供了堅強的組織保障,高質量發展的深入,生態文明建設的推進,五大發展理念的確立,為綠色礦業發展提供了廣闊舞臺;大規模國士綠化行動的啟動,為綠色礦業發展提供了新機遇;國家出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僵尸企業’和落后產能的退出,為綠色礦業發展贏得了空間;國家環保政策的愈加嚴厲,各項措施的不斷推出,也為綠色礦業發展增添了新動能。”安宜表示,在思想上應正確認識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在政策上應從國家發展戰略層面解決環境問題;在措施上應實行最嚴格的環境保護制度;在行動上應動員全社會力量共同參與保護環境,形成以綠色制造、綜合利用融為一體的經濟運行模式。開展綠色礦山建設要以資源合理利用、節能減排、保護生態環境和促進礦山與地方和諧為主要目標,要以開采方式科學化、資源利用高效化、企業管理規范化、生產工藝環保化、礦山環境生態化,形成高質量綠色新發展理念。礦產資源開采不能僅考慮經濟效益,同時要重視社會效益及生態環境效益,把綠色發展理念貫穿于礦業發展的全過程,舉“環保旗”,打“生態牌”,走綠色發展之路,探索和總結綠色礦業發展新模式,構建綠色的經濟體系。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總局站群: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诈金花可以提现金的 国家正规时时彩平台 股票融资有什么用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山西11选五牛 佳永配资 上海快3投注 股票查询00086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最安全的配资平台官网 一点红四肖选1肖网站